当前位置:赚钱宝助手财经记者探访多家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 聆听戒毒人员心声
记者探访多家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 聆听戒毒人员心声
2023-01-17

【力戒毒瘾】

“如果能让我再选择一次,说什么都不会碰一下毒品。”6月24日,成都第二强制隔离戒毒所的一场主题教育活动上,戒毒人员石丽拉着丈夫谭兵的手,从戒毒所所长的手上接过结婚证。这一天,她在这里与丈夫举行复婚仪式,走下台,她攥着失而复得的“小红本”,脸上带着笑,眼眶红了又红。

在“6·26”国际禁毒日前夕,记者走进多家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,倾听戒毒人员脱毒康复的心路历程。

戒毒所里“破镜重圆”

戒毒人员:石丽

心声:好好教育儿子,和丈夫好好沟通,不再用毒品麻醉自己

记者在成都第二强制隔离戒毒所看到石丽时,她已经化好妆,穿好婚纱,等在舞台一旁。和普通新娘不同的是,她身边站着的不是亲朋好友,而是身穿制服的戒毒所民警。

一年多前,石丽因吸食冰毒被成都市温江区公安分局强制隔离戒毒。刚入所时,她对戒治存在抵触情绪,很少与人交流,主管民警见状主动找她谈心,在一次聊天中,民警得知了她的故事。

2005年,石丽和谭兵结婚,一起到西藏生活。离开熟悉的家乡,身边没有了亲人和朋友,石丽性格越来越内向。“谭兵工作很忙,我们的共同语言越来越少。”在经过多次争吵后,石丽选择了结束婚姻。

离异后,石丽从西藏回到成都温江。合租的室友递来毒品时,她没有拒绝,“只知道吸毒不好,但是不知道毒品到底有多大危害,更不知道吸毒违法。”提起当初的无知,石丽摇摇头说,“那时候太傻了。”

在与民警几次谈心后,石丽流露出想要复婚的念头。通过与石丽的家属联系,民警得知前夫谭兵也有意修复这段婚姻。“石丽染上毒品最主要的原因是缺乏爱和安全感,如果能复婚,对她戒除毒瘾大有裨益。”戒毒所副所长郑芳告诉记者。

在多方沟通和帮助下,民政局为这对夫妇开通了“绿色通道”。在儿子10岁生日当天,还有8个月完成戒毒的石丽与谭兵正式办理了复婚手续。

谈起对未来的规划,石丽掰着手指说自己有三件事要做,好好教育儿子,学点烘焙技术,学着和丈夫好好沟通,“最重要的是不再用毒品麻醉自己。”

戒毒所里重回课堂

戒毒人员:李甜甜

心声:一直学习下去,重新开始新的人生

“谁来把课文中的第三段朗读一下。”循着民警的声音,记者在四川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的一间教室里,看到6名年轻的戒毒人员。在戒毒所,有一群进所时16岁到18岁不等的未成年吸毒者,这是《禁毒法》规定的可以适用强制隔离戒毒的年龄。

针对未成年人的特殊性,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专门开设育蕾班,由民警担任老师,周一到周四上午给未成年戒毒人员教授语文、数学、英语等课程,让她们回归社会后能重拾课本。

下课后,记者见到了18岁的育蕾班班长李甜甜。和很多同龄人一样,甜甜对未来有许多憧憬,但因为吸食毒品,她在强制隔离戒毒所里,度过了两年时光。

“我小时候妈妈赌博,家里输得精光,她也从没管过我。我爸在外打工,没办法就和她离了婚。”甜甜回忆起染上毒品的原因。

家庭的破裂,让甜甜渐渐失去了自己的判断力,也没了学习的心思,朋友圈里开始多了一些社会闲散人员。“平时看到他们吸毒,觉得很平常。”一次与母亲的通话后,情绪崩溃的甜甜拿过“朋友”手中的毒品,猛地吸了几口,从此坠入毒品深渊。

甜甜无数次想过戒毒,“清醒的时候站在镜子前,摸着自己的脸哭,问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但毒瘾发起来就没有人性、没有感情了。”甜甜说,自从吸上毒后,自己就变成了这样的“双面人”。

来到戒毒所后,甜甜经过生理脱毒、心理矫治和康复训练,已经基本摆脱了毒瘾。“不知道出去后有没有学校愿意收我,但我会一直学习下去,不再碰毒品,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。”

(本文中戒毒人员名字均为化名)

原标题:远离毒品 她们找回“丢失”的自己